您好,欢迎来到天津金牌律师网! 首页 | 联系我们

咨询热线:

022-84515018

13022222290

您现在的位置是:天津金牌律师网>律师动态>正文

离婚案件夫妻共同财产分割涉及股权的案例

来源:网络作者:未知时间:2018-04-01

除当事人另有约定或者法律另有规定外,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应为夫妻共同财产。出资公司的行为发生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一方未能举证证明其与公司持有股权对应的财产权利明确约定属其个人所有的,则其对公司的出资应被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注册出资转化为公司的财产权益,该财产权益的表现形式即为一方或双方作为股东持有公司一定比例的股权。


若一方在婚前投资取得公司股权,该投资在婚姻存续期间产生的收益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一条规定的“其他应当归共同所有的财产,故另一方亦可对该部分作为夫妻共同财产,要求分割。


主张分割股权收益,法院会如何裁判?因有限责任公司具有人合性,且股权的分割可能涉及其他股东和出资额现实价值的确认,在双方离婚时,股权能否分割或如何分割?本文将通过以下案例予以说明。



一、婚前取得股权,主张分割婚后股权收益


案例一:

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2016)渝05民终2477号徐某与袁某甲离婚纠纷案

判决摘要:


一审法院(九龙坡区法院):

关于徐某提出对袁某甲所有的在重庆市璧山某公司的股份产生的分红予以分割的问题,该院认为,该股份系袁某甲婚前取得,且徐某在审理中亦未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明已经分红金额,而分红系公司内部问题,应由重庆市璧山某公司根据公司法的相关规定决定,故在本案中该院不予处理。

【上诉的事实及理由】

被上诉人所有的在重庆市璧山某公司的股份产生的收益应当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离婚时应予处理分割,上诉人在一审中提交了该公司的损益表并向一审法院提交了《调查申请》,一审法院对申请未作处理,按上诉人提交的证据和相关规定,上诉人应分配收益为382027元。

二审法院(重庆五中院):

对于徐某要求分配袁某甲在重庆市璧山某公司所持股份产生的收益问题,股份分红系公司作为独立民事主体自主决定的事宜,徐某仅以该公司收益要求分割配偶一方所持有股份对应收益没有法律依据。一审法院没有对上诉人申请调取证据不违反法律规定。


案例二:

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浙04民终2001号姚某、张某1离婚后财产纠纷案

判决摘要:


一审法院(浙江省海宁市法院):

关于张某1婚前投入公司的2900000元出资对应股权婚后增值额是否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如何分割。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五条的规定,夫妻一方个人财产在婚后产生的收益,除孳息和自然增值外,应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张某1婚前投入公司的2900000元出资对应股权系其婚前个人财产,该股权在其与姚某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产生了增值,而张某1作为公司的实际管理人员,投入了个人的劳动(体力或脑力劳动的付出),故该增值不属于孳息和自然增值范畴,对于该部分增值,应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并依法予以分割。就股权增值分割的具体方法,姚某、张某1提出了不同的方案,姚某主张获得相应货币补偿,张某1主张其无能力支付货币补偿,要求将相应货币补偿折算成公司股权,张某1用个人股权折抵应支付给姚某的货币补偿。原审第三人均认为增值是公司资产、负债的账面数字统计,不是实际获取的资金和收入,故同意张某1提出的分割方案。

一审法院认为张某1的分割方案更为妥当,理由在于:一、股权价值评估的结果是对公司资产、负债情况的会计反映,股权的增值不能直接等同于持股方直接的收益,该种收益的实现,实际需要通过股权转让获取股权增值额的收益,但股权转让存在诸多不确定性,直接按照评估价值判令由张某1给付姚某相应的货币补偿,而让张某1单独承担股权转让的风险,与民事活动的公平原则不符。

二、股权增值额的分割并非只有“一方获取该增值收益,并给付另一方相应货币补偿”这一种分割方法,应当根据财产的具体情况综合考量。张某1提出用相应比例的股权抵扣应给付的货币补偿的方案,在公司及其他股东同意的前提下,既不损害公司及其他股东的权益,也实现了对公司股权增值收益的分割目的,且姚某、张某1共同分担了股权转让的风险,同时有效维护了有限责任公司“人合性”的基本准则,有益于公司经营的稳定性。故对张某1提出的分割方案予以采信。夫妻共同财产分割,一般情况下应均等,故姚某要求分得股权增值60%的主张,依据不足,不予采信。张某1个人股权婚后的增值换算成公司股权比例为15.97%(11346438.38元÷71066101.70元),故张某1应将其持有的海宁人民机械有限公司7.985%(15.97%÷2)的股权过户给姚某,以折抵其应支付给姚某相应的货币补偿。

二审法院(嘉兴市中级法院):

该2900000元系张某1婚前投资,属于张某1婚前个人财产,但该投资在婚姻存续期间产生的收益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一条规定的“其他应当归共同所有的财产”。由于该部分财产之前并未分割,因此,姚某现在主张分割不违反法律规定,应予准许。

但基于张某1婚前投资行为的个人性和该收益在婚后的共同性,再考虑到公司人合性的特点,在张某1和姚某对于该部分财产如何分割意见不一的情况下,不宜将该部分财产全部转化为股权,并将非持股的配偶一方直接确认为公司股东,而应判决由持股一方支付另一方相应折价款更为合适。因此,一审法院将投资收益转化为公司股权分割给姚某不符合法律规定,本院对此予以纠正。姚某认为张某1转移、隐匿夫妻共同财产,姚某应当多分,但并未提供相应证据,故本院对其该主张不予支持,涉案投资的增值部分应当均等分割。综上,本院确认涉案第二部分股权归张某1所有,张某1应当按照评估报告确定的金额支付姚某该部分对应的增值额11346438.38元的二分之一,计5673219.19元。



二、婚后取得股权,主张分割股权或折价补偿


案例三: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苏民再提字第00064号章某与陈某甲离婚后财产纠纷案

判决摘要:

一审法院(常州市钟楼区法院):

陈某甲在银鼎公司占有的股权,章某可以申请分割。鉴于陈某甲有虚假借款的行为,可以适当将股权多分给章某。考虑股权的人合因素,以判决金钱方式支付为宜。章某、陈某甲商定陈某甲在银鼎公司的股权现值为450万元,按照照顾妇女合法权益的原则,考虑陈某甲伪造债务的情况,该院确定银鼎公司陈某甲名下的股权归陈某甲所有,其应向章某支付银鼎公司股权款350万元。

常州市钟楼区人民法院再审认为:

关于章某与陈某甲婚姻关系存续期间陈某甲在银鼎公司的股权。原在陈某甲名下的银鼎公司1500万元股权按照已生效判决意见,宜认定夫妻共同财产,应当依法进行分割。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六条的规定,直接分割股权的前提是夫妻双方就一方在有限责任公司的出资分割问题协商一致,如果夫妻本身对其共同财产中在有限责任公司的出资分割问题无法达成共识,则不适用直接分割股权。

考虑到公司的人合性,人民法院可以判决股权归出资一方所有,另一方可以取得相应的折价补偿。通常应在公平原则的基础上,由专业机构对公司的财产状况和财务状况进行综合评估,按照股权的实际价值决定对股东的配偶进行补偿的数额。一审中双方对该股权的价值经协商曾达成一致,一审判决鉴于当事人的合意、有限公司的人合因素、公司的经营管理状况等,将陈某甲名下的股权折价归并,折价补偿金额也充分照顾了章某的权益,故一审此项判决并无不当。

再审中章某坚持要求分割股权份额,不同意折价归并,也不同意评估股权价值,不同意退还按原审判决已得到的股权折价补偿款,而陈某甲又不同意分割股权份额并认为一审对股权的处理正确。故再审中章某要求分割股权的请求缺乏相应的事实与法律基础,且一审对该问题的处理并不违背法律规定,为避免讼累,及时解决纷争,再审依法予以维持。

章某对李一坤、李恺父子名下的银鼎公司股权主张权利,因涉及案外人的权益且案外人对此也主张权利,宜另行依法处理。

【再审申请人的事实及理由】

章某申请再审称:一、章某一审期间明确提出要求分割银鼎公司100%的股权而非现金,原审判决无视当事人诉讼请求,认定陈某甲在银鼎公司的股权价值为450万元,并判决陈某甲享有股权并给付章某股权款350万元,既超出章某诉讼请求范围,也缺乏事实依据。二、李一坤、李恺并非银鼎公司的股东,其名下的股权均系陈某甲、章某的夫妻共同财产

江苏省高院再审认为:

一、关于银鼎公司股权的分割问题。章某认为其一审诉讼请求是要求分割银鼎公司的股权而非现金,应当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五条的规定,判令章某享有银鼎公司股权,而一、二审判决均判令由陈某甲享有全部股权并支付章某现金补偿,超出其诉讼请求范围。对此,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五条规定,夫妻双方分割共同财产中股票、债券、投资基金份额等有价证券以及未上市股份有限公司股份时,协商不成或者按市价分配有困难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数量按比例分配。而本案中,陈某甲拥有的是有限责任公司的股权而非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份,鉴于有限责任公司的人合性以及股权转让的限制性条件,本案并不能适用上述司法解释的规定。

由于章某在2010年7月22日一审法院庭审中明确,要求分割陈某甲在银鼎公司的股权(股权现金价值450万元),但不要求分割现金,而陈某甲则要求直接按股权价值分割现金,双方当事人未能就陈某甲在银鼎公司的股权分割达成一致意见,故本案亦不能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中关于分割有限责任公司出资的规定。在此情况下,人民法院可以判决股权归出资一方所有,另一方取得相应的折价补偿。

出于公平原则,通常应由专业机构对公司的财产状况和财务状况进行综合评估,按照股权的实际价值决定对股东的配偶进行补偿的数额。由于本案一审时双方对该股权的价值达成一致意见即确认股权价值为450万元,故一、二审法院将陈某甲名下的股权判归陈某甲所有,并判令陈某甲折价补偿章某350万元,折价补偿金额已充分照顾章某的权益,该项判决并无不当。

二、关于李一坤、李恺名下的银鼎公司股权问题。李恺在一审期间,向法院陈述称银鼎公司股权归其与其父亲李一坤所有,不同意在该案中处理。由于本案是离婚后财产纠纷,章某对李一坤、李恺父子名下的股权主张权利,因涉及案外人的权益,超出本案的审理范围,原一、二审判决明确章某可另行主张权利,并无不妥。



周末时光 ☆ 遇见美好 ☆ 遇见你

本期推荐的书:《霍乱时期的爱情》

有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有人说,婚姻若非天堂,即是地狱;

有人说,没有不幸的婚姻,只有不幸的夫妻。一对对夫妻怀着对婚姻的无比美好的憧憬走入婚姻的殿堂,可最终他们却失望了,于是他们责怪婚姻,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而其实真正要怪的是他们自己;

有人说,婚姻像一个魔盒,它改变着婚姻中的男人和女人,而这种改变倒不是婚姻本身起作用,恰恰是婚姻中夫妻自己在改变自己,也就是说男人女人通过婚姻这根纽带有意或无意地在改变着自己;

有人说,相爱是一门艺术,爱是两个人一起成长,这就必须得有交流,有交流才有了解,有了解才有更深的爱。交流必然会有争执的可能,但这不是坏事,暴露矛盾相比掩盖矛盾来说,最终更有利于婚姻和谐,沉默不是解决问题,而只是隐瞒和回避问题;

有人还说,沟通是解决婚姻问题的第一把钥匙,也是最重要的钥匙之一,沟通可以解决大多数婚姻问题。


那么你呢,在围城内,还是围城外?对婚姻和爱情有着怎样的理解?

如果两个人不相爱了,再怎么沟通,都无法让彼此的心靠近,他们会怎么做?


有的人会选择好聚好散,放开手,成全对方,也成全了自己,他们对于财产不屑一顾,更在乎自由,他们大多自行协商,亦或让律师起草离婚协议,最终和平分手。


而有的人留不住对方的心,因为不甘心,拼尽全力去争取应得的财产,而另一方也寸步不让,他们则会选择在法庭见,开启最后一战,而在这个时候,律师对他们来说是救兵,是军师,虽然律师无法像心理医生那样让他们得到心灵上的慰藉,但会帮助他们保持理性,去解开一个个难题。不管这个过程是如何的艰辛,但大多数人会从痛苦中走出来,重获新生。


希望在围城外的你,仍相信爱情,渴望走入婚姻的点殿堂;

希望在围城内的你,享受家庭的温馨,品尝着幸福的甜蜜。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